【消失的工種 發展的足跡】貨運送票員:消失了的“飛鴿傳書”

 貨運路線       |    2018-08-19 06:29

本報記者李港興 實習記者張夏嬋 通訊員李紅志 楊金誠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中國鐵路以不斷刷新的中國速度,映射著時代的進步與變遷。從綠皮車到復興號、從紙質票據到電子票據、從窗口買票到網上購票……改革開放催生鐵路一系列深刻變革的同時,一些傳統事物逐漸被淹沒在歲月,走向消亡。即日起,本報開設“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消失的工種  發展的足跡”欄目,通過對已消失或行將消失的工種進行追溯式報道,折射鐵路近40年來發生的廣泛而深刻的變化,回望波瀾壯闊的發展歷程,凝聚汲取智慧、繼續前行的力量。敬請關注。

——編   者

通訊員李紅志 攝

一頂摩托安全帽,一本票據交接本,一副老花鏡,是湛江貨運中心茂名貨運營業所送票員古仁進上班的標準裝備。騎著摩托車穿梭在無數個日曬雨淋的工作日,往返于車站、貨運營業所、工業站,像飛鴿傳書一樣,把一張張貨票送到目的地?,F在雖然貨運送票員這個工種已經消失,古仁進也已經轉崗。然而他那副送票員的標志性裝扮與盡職盡責的工作態度一直留存在大伙兒心中。

古仁進是鐵道兵出身,轉業后,先是從事調車工作,2010年來到貨運部門擔任貨運送票員。貨運送票員是一個負責連接多個崗點的工種,他們常年奔波于車站車號員、貨運調度員、貨場值班員、貨場核算員、工業站交接員、專用線貨運員等崗位之間辦理票據交接簽認,負責票據的傳遞及保管工作。

通訊員李紅志 攝

古仁進每次交接票據的時候都會非常仔細,戴上老花鏡,從貨運調度員那里接過票據,舔舔食指,順著票據正面數一遍,把票據翻過來再數一遍。與貨運調度員核對過票據總數后,將每份票據的車號,填進票據交接本。古仁進用右手寫字,左手翻動票據,像小學生一樣一筆一劃認真抄寫車號,確保每次票據交接無誤。最后,把票據用橡皮筋卷好,藏進票據袋中,輕輕拍拍,露出滿意的笑容。在核算票房簽收發送票據時,總有人問他,票據都數好了,你就省點功夫,直接在交接本上簽個字,拿著就走吧,別耽誤了開車時間。古仁進總是一本正經回答道:“這怎么行,越是趕時間越要仔細,我自己清點過票據,心里也落個踏實,寧愿多花一分鐘也不能出錯一張票呀?!?/p>

通訊員李紅志 攝

由于工作需要,古仁進常常騎著摩托車穿梭在大街小巷,第一時間送上所需的票據。在貨運繁忙季節,他每天要送10多趟票據,如果要到遠的地方送票,有時一騎就是2個多小時。大熱天,為了能夠快點把票據送到車站,不耽誤貨主發貨,他要一整天在暴曬中騎行,回到家脫下濕透了的汗衫,一抹后背刮下一層薄皮,火辣辣的疼。

2012年8月的一天,臺風“啟德”登陸,外面風疾雨驟。當天值班的古仁進突然接到把票據送到車站的交接任務。時間緊急,他穿上雨衣,把票據仔仔細細包好,揣在懷里,騎著愛車就沖進了雨夜里。等他到達目的地,衣服已經濕透。當他小心翼翼地掏出懷里的票據發現滴雨未沾,還尚帶體溫,淌著雨水的臉上露出了微笑。當車站人員接過票據,調笑說:“老古,你渾身濕透了,票據卻一點沒濕,你是把它當作心肝寶貝啦!”古仁進只是回應地笑了笑,在他心里,能夠順利地完成票據交接工作,讓每一趟貨運列車安全發出,就是最開心的事。

通訊員李紅志 攝

隨著鐵路貨運的飛速發展,2017年12月1日,鐵路貨運票據開始電子化改革,所有貨運票據取消手工填記,逐漸實現無紙化辦公,傳統的紙質貨票漸漸退出歷史舞臺。貨運送票員這一工種便也完成了光榮使命,退出人們的視野。古仁進也正式告別堅守多年的送票員崗位,被安排到新的崗位上。

那一天,古仁進送完最后一次貨票后,依依不舍地撫摸著陪伴多年的愛車,最后一次把票據交接本起皺的封面撫平,放進辦公室的抽屜后,略帶惆悵地自嘲道:“我這個老古董,跟不上新時代了,只能被新時代推著往前走了?!?/p>

雖然告別了喜愛的工作,但老古對鐵路貨運電子化票據使用卻贊不絕口,“現在的電子貨票都通過線上傳遞,準確率、效率都比紙質貨票跟車走要高得多,人力物力都省了不少啊,這是鐵路貨運組織改革的好成果?!?/p>

雖然已經轉崗,古仁進還是對以前送票的日子念念不忘。閑暇時間,他會拿出以前拍下的票據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忍不住發出感慨,現在時代發展越來越快,雖然已經沒有送票員崗位了,但以前送票的日子常常在腦海浮現,成為他人生記憶里不可磨滅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