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物流助力區域發展

 貨運路線           |    2018-12-14 16:09

周宏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副巡視員,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從事資源、環境、可持續發展等領域的產業和政策研究

  自人類社會出現剩余物以來,物品交換便成為不可或缺的經濟活動,無論是以物易物還是貨幣作為等價物的買賣,經濟學意義上的流通一刻也沒有停止過,目的是互通有無、各取所需。

  如今,在信息化的推動之下,一個地區乃至一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離不開人流、物流、能量流、信息流、資金流等要素的流動。

  物流是物資或商品從供應地向接收地的位移,是連接生產者、銷售者和消費者的有形或無形的紐帶及網絡,是運輸、儲存、裝卸、包裝、流通加工、配送、信息處理等活動的有機聯系,同時也是滿足客戶需求。所以,對商品、服務以及相關信息從產地到消費地的高效、低成本流通和儲存的規劃、實施與控制,這整個過程,在現代化經濟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近年來,我國物流體系不斷完善,物流服務覆蓋面也在日益擴大。為了適應與滿足電子商務多樣化、個性化、分布式、高時效、便捷性、經濟性、高品質等各方面的需求,在大中城市,現代物流快速發展的同時,覆蓋三四線城鎮、縣鄉、城市社區,以及偏遠地區的生鮮冷鏈電子商務物流體系、倉儲體系、快遞體系、配送體系、冷鏈設施和終端網點等發展迅猛;各類電商、快遞和零擔等物流企業依托縣級網點,不斷加快對農產品流通設施和市場建設,不斷完善農村物流配送和綜合服務網絡;跨境電子商務物流高速發展,海外倉布局步伐加快;物流大數據平臺、物流云、物流APP、智能物流終端等數字化設施,以及實物流的自動化、智能化基礎設施發展加速,商業模式不斷創新,物流能效逐步提高,差錯率、貨損率、事故率下降,物流成本和環境代價漸次降低,等等這些,都有力支撐了我國生產方式、流通方式和消費方式的變革。

  另一方面,互聯網+物流在物流全程服務、分地區、分行業應用不平衡、不充分,現有物流體系、結構、能力與快速發展的需求不相適應,發展方式粗放,協同度還不夠;政府亟待建立快速發展的電子商務與物流企業的監管規則,物流服務質量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與此同時,人才匱乏成為了物流業乃至區域經濟發展的制約因素。

  科學規劃是要素高效流通的前提。規劃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是減少重復建設、提高投資效率和管理能力現代化的必要條件。例如,在全國大力發展旅游業的情況下,制定一個地方的規劃,必須要搞清楚游客來源、構成、當地旅游資源、基礎設施支撐及其相關配套服務等。只有努力做到統籌規劃、創新管理方式、提高服務能力、合理布局、創造具有影響力的品牌等,才能使旅游業在得到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也能避免出現某個景區“不去終身遺憾、去了遺憾終身”的情形,畢竟口碑對旅游業發展而言甚于金杯銀杯。

  做好一個地區的物流規劃,首先要梳理發展思路,從供應鏈或產業鏈角度,系統剖析物源、倉儲、包裝運輸、運輸線路、客戶需求等各方內容。

  在全球化縱深發展的今天,還需要全球視野、國際標準。優化運輸工具和線路,對便捷性和節約成本必不可少。適應人民群眾對于生活質量提高的要求,冷鏈運輸發展勢頭旺盛,從原產地到餐桌的供應鏈管理愈發重要。物源可以分為煤炭、石油、建筑材料等物資,稻谷、小麥、蘋果、蔬菜等農副產品,服裝、汽車、電子電器等工業產品。在此基礎上,還要分析物源所在地、類型、數量、結構等特征,因為不同種類物質的運輸要使用不同的運輸工具,而且公路、鐵路、水路、航空、管道等運輸方式的成本也不一樣;廢物逆向物流,也需要在規劃中加以統籌考慮。

  基礎設施是要素流通的必要條件,包括硬件設施和軟件設施。前者包括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后者包括數據化信息化基礎設施?!耙敫?,先修路”也適用于物流業的發展,解決“源頭一公里、最后一公里,最遠距離”等物流難題呼喚物流基礎設施建設。

  我國一些地區交通運輸條件仍在規劃建設之中,制約著現代物流的迅速發展;一些物流園區存在盲目性、重復性建設,倉庫空置率居高不下,一些平房倉庫不便于商品的立體化堆存與機械化作業;一些倉儲企業對市場需求不了解,倉庫功能單一,以靜態“儲備”“儲存保管”為主,追求的是儲存時間越長越好、儲存東西越多越好,與商品豐富、快速周轉、供應鏈一體化、線上線下融合的現代經濟不相適應;手工填寫的垛卡、表單等難以反映商品的海量信息,也不能滿足供應鏈各環節及時、準確的信息共享需求,因而需要摸清家底,以便進行物流資源共享和高效利用。數字化和信息化的基礎設施建設,也應加速提質。

  新業態中的新問題急需引起重視。許多傳統工業化時期占主導地位的物流方式,如鐵路貨運、公路貨運、水路貨運、航空貨運、郵政等必須要加快與互聯網、物聯網的融合,加快數字化、智慧化步伐。

  隨著新業態的不斷涌現,新的環境問題業隨之而產生,如快遞包裝廢棄物、報廢汽車等快速增長,在不斷加劇對環境的污染。包裝廢棄物回收工作量大、成本高、利潤低,企業回收動力不足。所以,包裝物循環利用與物流綠色發展,迫切需要提上議事日程。

  制度安排是要素流通的基本保障。促進要素流動的暢通,對于鄉村振興、城鄉一體化非常重要。在新時代,監管部門要研究電子商務與物流企業高質高效數字化物流管理規則,建立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的監管規則,形成開放、包容、共享、公平的營商環境。數據安全、數據壟斷、信息安全等是焦點。對新業態的管理,也考驗著政府部門的智慧:如果管得太細,會扼殺行業創新活力,陷入“一管就死”的尷尬;如果放手不管,將變成一種無序狀態,會讓投機者得利、消費者受損。因此,監管部門一方面要堅持底線思維、增強安全意識,對與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社會穩定、文化安全、金融風險等密切相關的業態和模式嚴格規范準入條件;另一方面,要科學合理界定平臺企業、資源提供者和消費者的權利責任及義務,明確履責范圍和追責標準,促進行業規范有序發展。

  地區間合作、“一帶一路”倡議、全球化縱深發展等,均對要素流通、特別是智慧物流的發展提出了新的需求,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及其產業化也為要素流通創造了條件。智慧物流,從本質上來講是對要素流通與服務的信息化、在線化、數字化、智能化,應當借助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通過數據聯通、分析和優化組合,實現物流資源與要素的高效配置,促進物流服務提質增效、物流與互聯網,以及相關產業之間的良性互動、互利多贏,進而實現物流行乃至地區的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