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運O2O,三問題待解

 物流業務           |    2018-09-15 09:37

? ? ? ? ? 在物流貨運這個價值超過30000億的市場里,已經涌現了超過300家貨運O2O企業,XX幫、運XX、XX回頭車等企業層出不窮,隨著巨額融資的注入,這股狂潮還將在這個行業釋放出強大的力量,讓用戶目不暇接。

現在行業中最常見的燒錢方式就是補貼。首單免費,注冊就送錢,甚至全額賠付用戶丟失的貨款……五花八門的燒錢方式,在用戶的面前迅速掠過。在資本的奇襲下,見錢眼開的車主和貨主們,自覺獻上自己的下載、注冊和使用。

好的,我們來理清一下貨運O2O的邏輯:企業燒錢了,用戶來了,也用了。那相應的增值服務比如金融業務等也能發展起來了。

但實際上似乎不是這樣。

用戶現狀:司機蹭補貼,貨主不敢用

舉例1:廣州某物流園內,上百臺貨車安安靜靜得停在路邊,恰好是中午時間,有不少司機在車上睡覺。盡管有點不禮貌,小編還是敲了敲一位正在休息的司機的車窗。

跟他道明來意之后,他表示自己“裝過”好幾個貨運軟件,不過現在都不用了。追問其原因,這個司機也很無奈:“在上面都找不到貨,在物流園的信息部找貨比這里快,雖然要花點錢,但起碼有效果?!保ū娝苤?,信息部是需要收取一定費用才能獲得貨源信息的,200-300元不等)

對車主來說,“我最聰明”。

接著,小編走進了物流園區,找了幾家小檔口和大檔口,了解貨主的真實反應。

“你們這些(軟件)已經來了好多次了,我們自己都有熟車,熟車才敢叫來拉”

“我今晚六點有票貨要去韶關,有沒有車?”(如此匆忙的時間,想必所有APP都無法滿足這樣的叫車需求吧。當時已經是六點)

“我這票貨都是智能手機,上百萬的價值,我敢找個陌生車來幫我拉嗎?”

對貨主(物流公司)來說,“我不敢用”。

三大問題待解

很多貨運APP,地推到位了,補貼到位了,用戶數到位了,首單的使用量到位了……但后續呢?后續就是:車主巧用APP賺錢,貨主偶爾用APP找車拉便宜貨。簡而言之,在補貼之后,用戶活躍度大幅下降。

那問題到底出在了哪里?作為一個參與過地推的貨運APP的市場人員,我在這里簡單分析一下。


問題一:根深蒂固的物流行業規則,物流公司層層外包。

傳統的物流行業,是基于層層外包的物流公司而建立起來的巨大王國。工廠考慮到出貨量大、貨物單位價值高、尋找零散車源成本高等因素,會直接聯系有一定知名度的大型物流公司進行整體外包;隨后,大型物流公司會把貨物分包給不同的干線物流公司;干線物流公司再分包給各家支線物流公司;最后,支線物流公司再把貨物交給私人車主。層層外包,帶來的是利潤的急劇壓縮,但由于長時間的運營定式,工廠主也對新的模式起一定戒心。

問題二:貨主對陌生車輛的不信任態度依舊持續。

長時間的物流運維模式,讓原本不熟的車主和貨主之間的黏性大大增強,無論是業務量,還是信任度都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貨運APP進入市場的一大核心目的,是想打破現有的市場規則,建立一套全新的眾包模式,讓每輛車都能拉到不同的貨。滴滴出行可以讓車源變得規范,即便每次叫的車不一樣,我們還是放心乘坐;但貨主沒辦法每次都跟著司機跑貨,各種擔心就會出現。

問題三:現階段APP還沒有完全準確抓住用戶痛點。

不得不說,現在的APP通過燒錢帶來的用戶,二次使用率能保證有多少呢?作為全球物流吞吐量最大的國家,用戶基數是APP存在的流量基礎;但如果用戶不需要APP照樣可以快樂生活,快樂賺錢時,這樣的APP就是在隔靴搔癢。轉來轉去,用戶想要的是通過APP省錢,通過APP賺錢。

在貨運方面,用戶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回來不空車并且單量多。因此在O2O貨運上需要重點上線兩類業務:一是大量的來回程全包業務;二是高頻的零單業務。APP需要做的,就是把這些資源收集起來。

以上就是這些,不知您怎么看?